PUBLICATIONS & PRESS

当科技赋能艺术如何定义不可知的未来?

”艺术家Amy Karle认为,艺术给生活提供了很多场景,如果艺术家能够利用这些新的媒介,让身体和机械交互,由此提供更多的机会和可能性,让我们的生命广泛参与到各个场景中去,那就是最大的意义。“任何领域的探索都已经从单一化走向了多元化,科技也是如此,艺术家们在新媒体出现之后,也发现了能够产生新的创造力的媒介。”

【干货】第二届北京媒体艺术双年展(BMAB)论坛

生命这个意义本身已经被拓展了,后生命其实是在生命之后会发生什么。我们其实在后生命的时候会有很多的问题,比如说人的生存、永生还是非永生,还是说生命结束之后到底会产生什么,这包括了我们的科技进步,设计、科学技术还有体验等等,都给我们这些问题画出了一个边界。其实这是一个后生命的提问。

“后生命”——第二届北京媒体艺术双年展即将拉开帷幕

Amy Karle运用意识、身体、科学和技术来创造艺术,形式有表演、服装和雕塑等。 2016年Amy Karle利用人类干细胞的智力,创造了“再生的圣物”(Regenerative Reliquary), 运用生物打印技术通过3D打印人类手骨架的形状,并将其浸泡在可生物降解的pegda水凝胶中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分解。

我们离真正的“西部世界”还有多远?

为了更进一步了解人工制造有机系统的过程,我采访了生物艺术家艾米·卡尔丽(Amy Karle),她的作品探索了科技与人文之间的界限。 卡尔丽近期的作品中有一件名为《再生圣物》(Regenerative Reliquary),它是由生物3D打印技术制作的支架,且上面覆以干细胞。 从理论上说,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件作品会长成一只人手——有朝一日,我们要让人造人拥有德洛丽丝(Dolores)那般完美的肤色可能就要依靠这种技术。

一位艺术家正在用人体干细胞制造一只人手

刚开始的时候,阿米·卡莉(Amy Karle )只是想制造属于自己的外骨骼。然而在参加三藩市Autodesk's Pier 9工作室的艺术家实习体验项目时,她亲身体验了用3D打印制造人体骨骼的方法。卡莉的目光转从此转向了制造更小但具备生命力的物品——她决定制造一只人类的手。